<del id="vxt19"></del><ruby id="vxt19"></ruby>
<span id="vxt19"></span>
<strike id="vxt19"><dl id="vxt19"><del id="vxt19"></del></dl></strike><th id="vxt19"><video id="vxt19"><ruby id="vxt19"></ruby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vxt19"><i id="vxt19"><del id="vxt19"></del></i></strike><span id="vxt19"><dl id="vxt19"></dl></span>
<ins id="vxt19"></ins>
<strike id="vxt19"></strike>
<span id="vxt19"></span>
<strike id="vxt19"><dl id="vxt19"></dl></strike><span id="vxt19"></span>
<strike id="vxt19"></strike>
土壤儀器網
土壤儀器網擁有最專業的土壤資訊、技術文章、配置清單及土壤儀器信息,致力打造中國土壤儀器優秀品牌!
品牌專區
當前位置:首頁 >行業資訊>行業動態>廣東徐聞縣經營農藥個體戶全被沒收執照

廣東徐聞縣經營農藥個體戶全被沒收執照

http://www.gfxsecure.com  來源:三農在線 類別:行業資訊-行業動態 更新時間:2009-08-24 閱讀

南方農村報8月24日報道:“整條街的農藥店都被沒收了營業執照!”8月18日,廣東省徐聞縣徐城鎮城西市場外,一家農藥店的老板阿信氣憤地對南方農村報記者說。

半個多月前,徐聞縣工商局在事先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,在全縣進行了一次“緊急召回”:所有個體農藥經營者的工商營業執照全部被收回,這次行動不是為了更換執照,而是要求個體經營者重新辦理。一時間,徐聞個體農藥經營者全部成了黑戶。

南方農村報記者初探其因,阿信不以為然地說:“因為徐聞供銷社要賣農藥了!”

農藥經營走回頭路

阿信的營業執照是十幾天前突然被徐城鎮工商所收走的!拔耶敃r不知道工商所為什么要收執照,我的執照去年才辦好,還沒過期呢!卑⑿耪f,“我問過他們原因,他們只答‘現在說不清楚,以后再告訴你!’”

對于“說不清楚”的執法行為,阿信很不理解,他在焦急中度過了3天。3天后,終于弄清楚了原因。徐城鎮工商所的工作人員稱,以后個人不能再經營農藥,只有符合《農藥管理條例》的單位或企業才能銷售,阿信的農藥店需要重新辦理工商營業執照。

徐聞縣工商局這一舉措把農藥經銷商又帶回了過去。因為,2004年7月1日《行政許可法》施行后,農藥經營許可證制度其實已名存實亡。但是,時至今日,有關部門并沒有明確放開農藥經營權,這造成省內各地乃至全國的農藥經營制度都不統一。徐聞另一位資歷較深的農藥店老板強叔透露,當地農藥經營權已放開多年,在此之前,徐聞的農藥經銷商和零售店大多是個體戶,“供銷社的人說這次重辦執照是整合資源”。

阿信回憶,在工商局告知其原因后,緊接著,徐聞縣供銷社的工作人員就登門拜訪了。供銷社帶來一份合同,由于對方不愿意將這份合同留給阿信,南方農村報記者沒有親眼見到合同原件。據阿信介紹,合同的內容大致是:農藥店只要加盟供銷社,每年上繳5000元管理費和5000元保證金,就可告別“個體戶”,轉為集體性質!肮╀N社的人說,先把管理費交了,3天后就能拿到新的營業執照!”

為了維持生意,在與徐聞縣供銷社工作人員初次商談后,阿信就決定跟其合作,并簽下了合同。

供銷社被疑借機斂財

就在阿信簽下合同,打算次日交錢的時候,同行們制止了他。因為就在此時,徐聞其他地方的農藥店都拒簽合同,大家無不為高額的管理費和保證金叫苦。

南方農村報記者對城西市場附近的農藥店調查發現,徐聞縣供銷社根據農藥店的經營規模制訂了不同的收費價碼:縣城徐城鎮的農藥零售店需交管理費5000-8000元/年,保證金為5000-15000元不等。據農藥店老板介紹,大的農藥批發商則須交納50000元的保證金。

高額收費讓眾多農藥店難以接受!笆兆呶覀兊膱陶,管理費就漲了好幾倍!”某農藥店老板小貝拿出了一份2008年簽訂的“特許(加盟)連鎖協議書”。據了解,小貝去年才入行銷售農藥,為了辦理個體營業執照,他之前已和徐聞縣附城農資專業合作社(隸屬徐聞縣供銷社)簽訂加盟協議,此協議已隨著徐聞縣供銷社新合同的出爐而作廢。這份舊的協議顯示,小貝的農資店需要向附城農資專業合作社交納1500元/年的差價款。小貝稱,差價款就是變相的管理費。

“他們(供銷社)可以隨便以藥害、產品不規范、進貨違規等理由沒收我們的保證金,要是他們能拿出中央和省里的有關文件,我乖乖交錢,否則我絕對不會交!”小貝對南方農村報記者說。

徐聞縣供銷社下屬的農業生產資料公司經理劉權生說:“管理費的事,我也不好跟你講。但收取保證金是必要的,如果那些加盟的農藥店販賣假冒偽劣農資,我們是要負責的!

同時,劉權生表示,徐聞縣農業生產資料公司目前非常需要與農藥店合作,因為公司正在擴大銷售網絡,希望能把農資業務做大,“我們需要壯大實力,爭取國家補貼,目前公司的資金缺口還有2000萬元!”

個體農藥店“非法”經營

全國供銷社系統新網工程已啟動3年,這個工程是以縣鄉(鎮)為重點,加大基層網點建設和改造力度,以整合、改造吸收加盟店為主,供銷合作社自建、聯建和改造一批連鎖超市和農家店網點,發展連鎖配送,從而加強農資市場的安全性和規范性。但記者了解到,徐聞縣供銷社為了讓農藥店的老板簽下新合同,工作人員曾許諾,簽了合同以后,如果其他地方的農藥進貨價低于徐聞縣供銷社,允許個體戶從其他渠道進貨。

小貝對徐聞供銷社這次打著“整頓農藥市場秩序”、“整合農資渠道”旗號掀起的執照風波不以為然。他指著店內上百種農藥產品說:“去年我和供銷社簽了合同,但是我店里的貨沒有一件是從徐聞供銷社進的,他們根本沒有供貨能力。連鎖加盟都是空的,除了交管理費,沒有其他實在的東西!”

還有一位經銷商透露:“以前徐聞供銷社的農藥業務非常少,一個縣一年才賣幾百噸,F在他們想把業務做大,缺的就是渠道和資金。我們的錢估計要給他們當本錢了!最重要的是,《行政許可法》實施后,我們銷售農藥根本無須掛靠供銷社!

目前,徐聞供銷社和個體農藥經銷商正在就管理費和保證金的數額談判,全縣絕大多數個體農藥店在無營業執照的情況下“非法”經營。

中國土壤儀器網】聲明部分文章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。